主页 > W省生活 >《绿簿旅友》:食色性也 >


《绿簿旅友》:食色性也


2020-06-10

《绿簿旅友》:食色性也

旅馆里,一脸疲惫的Tony Lip摊在床上,一边吃薄饼,一边翻看那本绿色的黑人旅行指南。当他打算细阅书中内容「给特别的人的晚餐」时,门外却传来同团乐手的求救:Don Shirley在酒吧被围殴,需要身为司机及保镳的他出手迎救。

Tony最后有吃掉变软的薄饼吗?电影没告诉观众,却传递出一个微妙的讯息:身为非裔黑人,即使你成为最好的钢琴家,只要失去了白人的倚靠,你就无法享受温暖安逸的饱餐。

《绿簿旅友》改编自60年代,Don Shirley为举行南部巡演而僱用白人司机Tony Lip的故事。电影不属浪漫唯美的公路片,也没有过分突显Don的音乐才华与成就(三岁学琴,本可作为噱头大写),而是聚焦于一雅一俗,两主僕由面面相觑到扶持襄助的互动过程。Don一出场就穿金戴银,满布古董的办公室还放着精雕宝座,一副君王贵族,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;至于Tony ,自少多嘴毒舌而获得了「Tony Lip」的外号。他接受Don的委任,只因为薪酬丰厚,不用再鲸吞热狗来赚取家用——因为「食」的烦恼而愿意与黑人建立关係,故事也随之与「食」划上密切关係。若以此作为切入电影的角度,旁敲侧击,相信亦无不可。

中产老粗的言行食相
Tony Lip 本是有名司机,虽然因为维修安排而暂停工作,但家境始终是美国中产。电影一开首,观众就看见他流连夜宴场所,返家打开雪柜尽情吃喝;看见妻子Dolores辛劳地打点家事,却仍然跟着其他男性长辈偷懒卖醉。所谓中产,迷恋的却是在家不用过活、将苦差全卸给女性的生活模式。Tony的老粗形象,在片初可谓极不讨好。当Don形容他在行内有享负盛名的办事能力,自是难令观众信服。

Tony吃起来时也没有礼仪。与人比赛时丧吃热狗就不在话下;到接载Don之后,又可以边驾车边抽烟,不停问老闆行程安排,犯下禁忌之余,更大口大口地吃Dolores準备的三文治。Tony表现之不专业,令其被Don批评。60年代白人位处僱员阶层,会因黑人上级的指令而感侮辱吗?画面未见Tony流露过多忿懑,也许是看钱份上。他选择把Dolores另一份留给Don的三文治,算是一种无声示威,与及小家性情的流露。(Tony只有在吃家乡菜——意粉时才温文。)

Don的第一个进食镜头,要到电影的30分钟后才出现。眼见Tony吃饭吃得皱着眉头,Don追问他那是甚幺味道,Tony只可回答「鹹」这个形容词。Don以高人一等的冷面姿态,讽刺Tony可当美食评论家,实指是揶揄其词穷。及后他忍不住「教育」Tony何谓更高雅的措辞与礼仪——活于上流阶层,始终瞧不起粗野的下属。

同枱食饭共同体
直到Tony在驾车时逼/请Don吃炸鸡,两人的主僕/种族关係才出现一个新的转捩点。Tony把剩余的鸡骨甚至汽水杯扔往马路,固然是自私与不公德的行为;但Don也不算好很多。炸鸡明明是黑人的基层食物,他却要推搪几回,才肯吃下。到咬了几口,明明就是食髓知味的样子,但Don还是在Tony的追问下,应着「不卫生」的负面答案。

儘管有点表里不一,Don总算从不可触及的神化光环上褪现人气;也是在电影中段这个时候开始,这位非白人种裔的音乐才子就需要白人Tony的保护。第一次在酒吧,Don被欺凌,Tony以装腔作势的开枪姿态把他救出;第二次在酒吧,Tony掩饰Don的富裕身份;尾场巡演前,Don在宴会被不接待黑人的下驱逐令,也是Tony无视合约限制,带着Don离场。从北方走到南方之地,美国所谓的开放、多元社会价值,始终需要在纯种白人(Tony还要是意大利人)庇荫下,才有机会降临在黑人身上。(Tony的意大利裔身份,让人想起骯髒、不法的族群印象,使他在禁绝黑人夜间活动的城市遭到歧视。)

最深刻的一幕,要数Don不介意Tony的粗莽粗率 ,教导他怎样写更细腻动人的家书去感动Dolores。如果种族会为人与人构成限制,这种同枱食饭,共同写信的互动,也许能鬆绑不平等的关係,作为一种短暂的共同体表现?

食物匮乏 家宴流离
身为当时最享负盛名的钢琴家,Don却从头都尾都没有表现自己的饮食偏好。电影只是不断以远镜、群景去展示宴会的食物。美国上流社会甚至其他国族的饮食文化,似乎显得虚无空白,甚至缺席。能够看得细緻的食物就只有美式快餐俗食,而主角吃得轻鬆自在的心情,竟都是建立在这些速食食物、流徙状态的基础之上。

「家」也是《绿簿旅友》反覆强调的主题。Tony因为家庭压力才决定当Don的司机;Tony写家书给Dolores,让Don想起自己与弟弟的疏离关係。故事最尾,Don似是对自己孤高的性格有所领悟;Tony也好像视Don为家人般的朋友,不仅为其保守性向秘密,更带他回家吃平安夜饭。这场晚宴的Tony ,恍似修行成功,变成了一个接纳不同族类、有礼有度的大男人。而身为黑人的Don ,却是藉拥抱白人的家人,参与白人家庭的宴会,去弥补自己的孤独。Don的食事家常,到底可以怎样安置呈现得妥当?

上一篇:
下一篇: